极寒之境

查看个人介绍

精致老流氓。

【gamquick】成人指导 01

成人指导

 

Peter Maximoff,20岁,变种人,性别男。兴趣是吃豆人游戏,和甜食搜集。最骄傲的事情是17岁的时候从五角大楼里捞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臭屁头盔男。

 

前20年的人生,过得像个卢瑟。虽然这也不能全怪他,Maximoff夫人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他的整个青春期几乎都是在家里木地板下那个如小型游戏厅的地下室里度过的。

像所有躁动的青春期大男孩一样,他可没有耐心一直呆在每天徘徊了成百上千遍的地下室里。

 

那天他像平时一样趁着母亲因为八点档的狗血伦理故事电视剧昏昏欲睡时溜出了家门。(虽然他随时可以这么做。)但是你知道的,他很努力了,在扮演一个正常人方向上,这个世界对变种人还没有那么友好,他不想表现得太像个怪胎,即使他的能力给他带来了不少便利,就像那些被他随手顺进兜里的棒棒糖们一样。

 

年轻人总是对成年人口中所叙述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他们总是尝试着摸进那些花花世界的边缘,这晚Peter顺理成章的摸进了一家酒吧。

 

Peter紧张的靠到了吧台边,故作冷静的学着电视里游刃有余的万人迷特工的口吻对着老板说道:“一杯马天尼,摇匀不要搅。”

 

酒吧老板正眼都没有送他一个,泰然自若的擦拭着手里的玻璃酒杯,这种乳臭未干还要装成年人混迹于此的小鬼他可见得多了。

 

“身份证呢?你这小鬼高中都没毕业吧。”

 

……我还是比高中生要老上一轮的,Peter不满的想到,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些学生们都活过怎样的生活,他就像一个飘忽的幻影,隐藏在这个世界的角落。

 

他说什么来着,他的能力总能给他带来一些便利,男孩翻身一跃跳进吧台,暖黄色的灯光下无数他叫不出名字的酒液在向他招手,他不太懂,随手顺走了一瓶威士忌和伏特加,还有装满冰的玻璃杯子。一个侍者端出了一杯装饰着樱桃的桑格利亚汽酒,他摘掉了那颗饱满红润的樱桃,并帮那位板着脸的背头服务小哥端正了一下微笑。Peter端着他的战利品们躲进西南角的卡座,一气呵成的动作在酒吧老板准备擦拭第二个杯子的瞬间完成。

 

Peter给自己满了一杯伏特加,一口闷的烈度呛得他直咳嗽,这种新奇的饮料竟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燃烧着他的意识,他的脑子里仿佛有无数个maximoff夫人在拧着他的耳朵问他死小子怎么还不回家,随即夫人的身影又被其他交错的人影取代,酒吧里昏暗的各色的灯光在他的眼底交错着,跳动的光斑仿佛旖旎的梦境。Peter眯起眼睛,试图让那些幻影对焦,酒吧的那头,有人在开着赌局。他看见一个黑影,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手法娴熟动作浮夸却又恰到好处的男人背对着自己切着牌,每张扑克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在空中流动,每一次流动都伴随着周遭性感美女们的大声尖叫。那男人还以一副非凡的绅士做派向那些漂亮女孩们脱帽致意,并在其中一个姑娘的乳沟里扔了一张写了字的纸牌,同时传来的是姑娘欣喜的尖叫。

 

这实在是太装逼了。

 

醉醺醺的Peter翻了个白眼,决定进行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他踉跄了一下从座位上爬起来,时间在他的脚下仿佛静止。他跑到男人跟前,打了个响亮的酒嗝,那些飞舞的扑克牌们还悬在空中。他从中抽出了几张,跟对面那个一脸衰相的瘦子手中的牌换了一下,并从男人的风衣内侧摸走了一个黑色的皮夹,还有男人右手边黑色的礼帽,他端起来戴在自己的头上,接着得意的退出了酒吧。

 

没跑出去几步一阵令人晕眩的困意席卷了他,这真的一点都不酷。酒精的作用让Peter感觉自己的手指动一动都十分困难,闭上眼睛之前,他最后看到的是垃圾桶上可回收垃圾的字样。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包厢的地板上,口水流了一脸,脖子被一根冰凉的金属棒抵着,一旁的沙发上坐着那个被他偷了钱包的英俊男人,脸色不善的抽着烟,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偷了我的钱包,还让我输掉了赌局,你毁掉了我一个美妙的夜晚,小鬼。”

 

“……我很抱歉先生。”Peter叹了口气,试图挤出一个讨好的微笑来,好让自己显得真挚一点,“我喝得有点多了,所以一个顺手就……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已经在我的手里了。”

 

回应他的是男人黑着脸把金属棒用力往下压了几分,气管突然受到挤压让他忍不住想要咳嗽。

 

“别怪酒精,小鬼。那儿可不是你这种未成年小鬼去的地方。”男人慢条斯理的说道。“还有就是,你怎么做到的,从我这里偷到一个钱包。”

 

“我偷东西从来没有失败过,还有就是我已经20岁了,不是小鬼。”

 

Remy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直跳,这个臭小鬼仿佛是在挑战自己大盗的权威。也怪自己一时放松了警惕,作为一名大盗被人摸走了钱包这种事实在太不光彩。“你怎么做到的?”他问。

 

“我很快,比正常人稍微快了那么点。”银发男孩用让人看不清的速度掏出了男人的钱包。

 

“我很抱歉,这还给你,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很抱歉Peter,你知道盗贼被抓住的话,结果总是很糟糕。”大盗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Peter大声的叫道,随后沉默的看着在男人指尖上翻飞的自己的电玩积分卡。

 

“因为我刚刚偷了你的钱包。”

 

卑鄙,太卑鄙了。丑恶的成年人!Peter生气的想,完全没意识到不经意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Remy看着躺在地上一脸委屈气鼓鼓的男孩,莫名觉得男孩瘪着嘴的样子有点可爱,他松开了抵在男孩脖颈上的金属棍,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另外一张沙发。

 

“坐吧。”

 

银发男孩毫不客气的一秒就坐,两脚张扬的搭在茶几上,银色的匡威闪闪发光。

 

男人率先的伸出了手。“自我介绍一下,Remy·LeBeau,你可以叫我Remy,说真的我对你很感兴趣。”

 

Peter挑高了一边眉毛,狐疑的回握了一下男人伸来的手。“我知道,我得说你的证件照照的实在太丑了。”

 

Remy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又突突的跳了起来,该死的,他要收回觉得这个小鬼可爱的想法。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本人要好看很多咯,我就姑且当做赞美吧。”男人还不自觉的向Peter眨了下眼睛。

 

没在夸你,鉴于对方的自我感觉极度良好Peter简直瞠目结舌,不得不承认,男人确实长了一张极度迷人的脸,不论是他调笑的表情亦或是低沉的声音,都十分的具有吸引力。

 

“好吧Remy,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去偷Essex公司weapon X的项目数据。我想我需要一个帮手。”

 

“你就不担心我这就出去举报你。”男孩皱着眉头说道。

 

“你不会的,漂亮男孩。我从你的眼睛里能读出来,你和我是一类人。对于这种危险的事情

你感到刺激,而且不想抗拒。”男人望着银发男孩焦糖色的瞳仁,眼底透出淡淡的红光。

 

“那我的报酬呢?”男孩问道。

 

“你想的话我赏金的一半分给你。”

 

“那很好,可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Remy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我可以不要那么多赏金。…我妈给我留了好些麻烦的数学作业,你知道的,我没有上过学,你能不能教我写一下。”

 

空气瞬时间凝固了。Remy以为他自己听错了,一场交易仿佛变得像小学生的作业互助交流会。对面的银发男孩则是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便开始兀自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中。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成年了?”Remy觉得开口好艰难。

 

“当然。我已经20岁了。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你放心吧就算是进五角大楼捞人我也能轻松完成任务。”Peter撕开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巧克力派。

 

看着男孩像仓鼠一样鼓起一动一动的腮帮子和沾着巧克力酱的粉色嘴唇,牌皇觉得头有点疼。

 

Remy苦恼的捞了把头发,“好吧成交。后天下午到这个地址来找我。”随即往Peter的手里塞了一张卡片。

 

“嘿你这样会让我感觉你又在把妹。”Peter说完就后悔了,在他接过卡片的瞬间男人就凑了上来。两手撑着沙发的两侧,刚好把他围困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对方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的脸上,逼得自己脸颊发烫。他咬着下唇尴尬的看着男人变红的眼睛,那双眼睛总让他想起影视剧中的吸血鬼,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Remy?你这是在干什么。”Peter挤出了一个笑,尽管很僵硬。

 

红眼睛男人只是腾出一只手摩挲着他光洁的下巴,然后用拇指擦掉了他嘴角的巧克力渍。

 

“你认为我是在跟你调情吗?很遗憾,我对你这样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没有兴趣。”

 

男人松开了他的禁锢。

 

Peter刷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摸了把自己的脸,他的脸一定红透了,摸起来烫得吓人。

他磕磕巴巴的说:“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着风一样的跑了出去。留下一道银色的幻影。

 

“别忘了后天!”Remy抱着臂对着已空无一人的门边喊道。

 

 


TBC

为了区分是EVAN电影版的快银,我把名字替换了。人设是TK和EVAN的牌快。

憋不住了摸个鱼。基本上都是在外面晃荡的时候手机打的,都是老梗。感谢看完的每一个人。

明明只是想开车,却还要学着别人跑一下剧情,我真傻。不知道啥时候车才能开上,我也好急。好急。

 


评论(37)
热度(573)
©极寒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