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之境

查看个人介绍

精致老流氓。

【gamquick】成人指导 04

04

他没想到短暂的平静居然那么快又被打破了。

距离Peter从Remy的公寓里逃了出去已经六天。在这六天里,Peter的生活好像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他每天睡到中午爬起床,不厌其烦的对着他的电视和游戏机,还有满墙的零食与他为伴,那一夜发生的事情仿佛成为了他五角大楼事件后的又一个色彩斑斓的梦境。

今天Maximoff夫人不在,这一刻,接连门铃的响声终于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他没花多少时间从地下室跑到门口,他谨慎的从猫眼里往外瞄了一眼,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蜜糖色卷发,这不是那个总喜欢给他推销软糖的便利店漂亮小姐姐吗。

Peter低头看了眼自己的T恤短裤老头拖鞋,他现在的发型乱得大概像年久失修杂草,他绝对不能就这样开门。

他比平时多花了0.1秒找到了一套他认为能穿的衣服,并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用发蜡抓一下头发大概是个正确的选择,毕竟Remy LeBeau曾经说过,不论是去赢得一场漂亮的战斗,还是去虏获一个美艳女人芳心,完美的自我包装是第一步。

……等等。为什么这种时候他要想起那个男人,想起那个该死的花花公子。他挥挥手,试图驱赶走男人突然浮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身影。

在下一声门铃响起之前Peter就已经打开了门。

“嗨。”

他努力的挤出了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

那个女孩今天也那么好看,即使是穿着那毫无诱惑力可言的红白相间的工作服,她的蜜色的短卷发宛如流动的枫糖,鼻梁上星点的雀斑比真正的星空还要迷人。更别说她的微笑了,比巧克力派还要甜美。此刻那个漂亮女孩手上还抱着几盒他最喜欢的Twinkies,Peter觉得好紧张,心跳得比平时快了几拍,他暗自掐了把自己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

“是Peter Maximoff先生吗,这是您的6盒Twinkies。”

她的声音真美,甜得像面包圈上的糖霜。

“您知道的我们店其实是不送货的,但是因为是您我就专门送来了。”

Peter感觉自己有点飘飘然了,上帝啊,他感到幸福极了,注视着女孩不住的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女孩把Twinkies递给了Peter,紧张的咬了下指甲。

“给您定了这六盒Twinkies的那个戴着礼帽的男人,是您的朋友吗?……我知道这样问有点冒昧,但是您的朋友真的太帅了!天呐,他还会说法语,我感觉他用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眸看着我的时候,全世界只有我映在他的眼里。”

Peter感觉心中那股名为自信的情绪崩塌了,他的笑容摇摇欲坠。

“我昨天太紧张了,完全忘记该说什么了。我真应该当时就问他要号码的。”

Peter感觉自己笑容的裂缝越来越大。

他马上迎来了最后一击。

女孩绯红着脸颊,双手递过了一张似乎还带着香水味的手写名片:“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能麻烦您帮我转交您的朋友吗。”

他感觉自己的笑容已经支离破碎,但是他绷住了,他收下了名片,礼貌的送走了送货的女孩。

在他把门关上的一刻,他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Remy LeBeau,虏获世界上所有女人芳心的贼。

没有人能抵抗他的魅力,没有人,Peter不满的想,那个男人该死的轻佻的性感就好像是蛇给夏娃的苹果,红润欲滴。

你总会想咬上一口。

生气归生气,对于甜食从不辜负是Peter的良好习惯,他迅速的拆开了最上面的一盒Twinkies,撕开了其中一枚蛋糕的独立包装,入口即化的奶油夹心让他心情舒坦了不少。

这时他终于注意到纸盒里塞着一张扑克,哟,还是红心皇后。果不其然上面又写着一个新的地址。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把纸片揣进了兜里。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路上了,Peter觉得自己好没有出息,他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他努力说服自己,一定是因为那一半的赏金的驱使,只能是,才不能让那个男人独吞了这便宜。

他来到了红灯区萦绕着浓重的脂粉和烟草味的街头,尴尬的拒绝掉了好几个妓女的搭讪,很顺手的偷走了拦路勒索的混混的钱包后,终于摸到了坐落在这灯红酒绿街头的赌场。

向门卫出示了那张扑克后,他被领到了二楼的VIP包间,他的合作对象坐在长长的赌桌后面,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半敞着领口,一个人把玩着桌上的筹码,即使无人欣赏也不能阻止他向四周释放着荷尔蒙。

见门被打开,男人抬起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你来了。”

Peter一脸严肃的念出了他准备已久的开场白。

“我来这儿是为了我的另一半赏金的。你可不要想独吞了。”

“当然不会。独吞的话我现在已经跑路了,还会专门请你来吗。”

男人站起身来凑近了他,动作自然的揉了揉那头印象中就没有整齐过的银发。男孩的表情松动了一些,他抿着嘴的时候嘴角总会出现浅浅的涡,但依然板着脸一副故作严肃的姿态,这让Remy忍不住大笑出声。

“别把我当小孩子。”Peter嘟囔着打掉了男人不安分的手,“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搞到我家地址的。”

“我可没有。”Remy说,这句话他是认真的。

“还记得我第一次偷你的钱包吗,里面夹了张快递单。”这句则是一个谎言。Remy可不想表现得自己就像个该死的跟踪狂,那天凌晨他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的男孩了,他们隔着一条马路,他的男孩穿着他的衣裳,神情紧张。他不由分说的跟了上去,他感激男孩没有使用他引以为傲的能力,男孩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他烟蒂燃尽的烟雾里。

得到回答后的男孩明显愣了一下,“你不许再打我钱包的主意。”

Remy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Peter那副故作凶狠的样子简直跟拒绝洗澡的奥利弗一模一样。

“你比我预想的到得晚了点,”Remy瞥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这里要开一局新的赌局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晚点再谈。”

男人打了个响指,门童拉开门邀请来宾就坐,其中似乎还不乏一些大亨带来的美丽情妇。Remy很贴心的为她们也安排了观战的坐席,并颇为绅士的为其中几位拉开了椅子。

Remy找侍应生要了杯冰威士忌,期间凑到Peter身边问他要不要跟着玩一局,Peter拒绝了这个提议。

现在他翘着脚坐在房间的一角,盯着自己的银色耐克发呆,他真希望这个年代有什么掌上游戏机给自己打发一下时间。

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正不断的被那头的牌桌所吸引,Remy是赌局里真正的王者,他永远游刃有余,喔,如果不是他总是热衷于那些浮夸的切牌动作,他应该会像在座的那些女士一样对他迷恋一些,他又看见坐在Remy左手边的那几位女士又朝他暗送秋波了。

等等。

他的脑海里是不是出现了迷恋,这样的关键词。Peter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个发现让他皱起了眉头,在Remy用一个full house赢下了第一局之后,一个参加牌局的金发美人表示退出比赛,并愿意把所有的筹码送给Remy,在中场休息时她凑到了男人身旁,颇为挑逗的问他结束后要不要共享一个愉快的夜晚。

那种不满的感觉再一次的涌上了Peter的心间,他虽然对感情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他不是傻瓜,他发现的不满源竟是自于对方太受欢迎,像一团火焰,总有飞蛾愿意追逐。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对这个才认识没几天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名为占有的心情,他觉得需要再好好确认一下。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棒棒糖,糖的质感很硬,他的牙齿磨得它咔咔作响。

第二局开局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直接坐到了Remy的腿上,男人没有拒绝。她可能是什么要员的千金,旁边不少姑娘向她投去了妒忌和不甘的目光,却没有人说多余的闲话。

Peter感到那股不适的感觉又一次加强了,这时候他对上了Remy瞥来的目光,只是短短的一瞬。

他在观察他。

Peter的动态视力很好,他注意到了,男人在亲吻那位女士手背的时候,目光又一次的游移到他所在的墙角。

他本可以不必这样做。

随后Remy又抽了新的牌,应该是一手好牌,那位女士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搂着他准备给他献上一个热辣的祝福吻,男人对此似乎也毫不抗拒,甚至主动扳起了她的下巴。在Peter再一次认真思考之前,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行动了起来。

他的速度够快,能追上的东西,他绝不等待。

他以一种让人惊讶的坦然接受了自己患得患失的心情,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傲慢,他终于忍不住把牌桌上洋洋得意的Remy拽了出去。

现在他们出现在了赌场的后门,男人正准备抱怨,Peter想都没想就踮脚吻了上去。

 剩下的走传送门。

大力点我


TBC


这章爆了字数,爆了挺多的....因为我不想卡。

凑合看吧。


评论(47)
热度(410)
©极寒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