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之境

查看个人介绍

精致老流氓。

【Gamquick】King of the fools (NC-17 一发完)

*含强制PLAY,自觉避雷。

*很老梗,史密斯夫妇那个梗。


他真应该晚饭后再动手的。

Peter懊恼的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碟,带着十二分忏悔的心情。喔,还有那块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的——看起来就鲜美多汁的羊肋排。带着弹孔的佐料罐擦着他的头顶飞过,倾泻而出的胡椒粉呛得他不住地想要咳嗽,然而他忍住了。他努力不发出一丝声响,猫着腰躲在酒柜背后,小心翼翼地从酒柜和墙的缝隙里摸出一把匕首。

“出来吧小猫,这不好玩。”那边男人的语气依然柔和,一如往昔,仿佛只是情人间温柔的低语。

银发男孩不予理睬,他听见那边碗柜被拉开的吱呀声,还有子弹装膛的声响,一声两声三声……六颗子弹上了膛。

那是把左轮。

看来在屋子里藏满武器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良好习惯。

那边的男人没有移动,一枪打碎了酒柜上的一瓶红葡萄酒,猩红的酒液迸射出来,哗啦啦的浇了Peter一头一脸,浇得他怒火中烧。

他早就该怀疑Remy正是那个一直在干扰他行动的人,三个月前他在里约热内卢截获的人质被调包,Peter在自己车上副驾的坐垫下方发现了一枚监听器。他还是很后悔自己当时冲动得直接捏碎了它,没有送回去进行反向追踪。

否则哪来那么多麻烦。

更让他心情复杂的是上个月在圣托里尼,他在那座美丽白色小镇的废弃实验室里发现了名为“哨兵”协议,并在拷贝剩余资料的时候时候解码出了新的坐标点。Peter觉得那可能是实验中心的新址,位于撒哈拉的北侧。

6个小时后他收到了新址被炸毁的情报和Erik脸色不善的视频简讯。

“我觉得我们的行动被监视了,连续两次了,他们怎么做到总比我们先行一步的。”他的上司,那个有着德国血统的男人黑着一张脸,嘴巴抿成一条锋利的细线,两颊深深凹陷的阴影昭示着他在怒火几近爆发的边缘。“到老杰克的音像店完成交接后赶紧回来。这封视讯将在两分钟后自动删除。”

终于在昨天,在档案失窃的紧急会议上Erik展示了一张模糊不清的停车场监控截图,那个总带着几分古板的德国男人从来公事公办,他拍了下桌子,震醒了捏着笔假装认真做会议记录实则睡得头不住往下掉的Peter。

“熟悉吗,他看起来很像你那个交往了一年多的男朋友,这是在档案失窃当天天拍到的。”

Peter环顾了一圈会议室四周意识到对方所指的正是自己,他抬头瞄了眼图像,男人的中长发和外衣他都再熟悉不过。那人背了个长长的提琴盒子,3小时后Peter得知那里面藏着把狙击步枪。

“Remy·Lebeau,过去是雇佣兵。现在的对外职业是自由摄影师,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最近他盗取了多份关于哨兵的实验材料和档案,我们最近的任务刚好是回收哨兵计划未完成的数据,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不,肯定,他就是干扰了我们两次任务的那个人。”

他张着嘴,最终没能发出任何声响。他不知道该不满Erik调查了他秘密交往的男友,还是该生气Remy一直欺骗了他。

“你自己解决。或者我派其他人来。没有人能阻止我们的行动,难以相信你跟个同行在一起那么久自己还毫无察觉,真让我失望。”

Erik没有看他,那番话语却刺痛了Peter的心,Erik是他的父亲,他的上司,这注定了他从出生起便是个不平凡的人。他没有正式上过学,基诺莎是一个独立的间谍机构,为被训练成为一个完美间谍,特勤的私教课占据了他大半个青春,射击,自由搏击,语言,Erik需要的是最棒的特勤,像他曾经一样。Peter努力的完成每一次任务,但是他的父亲对他依然是认可甚少,好像他总是配不上他的期待一样。

Peter觉得这挺累的,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是个在母亲地下室里呆个十几二十年的普通卢瑟。他本以为他二十四年来遇到的最平凡幸福的事情是遇到了这位自由摄影师,他的现任男朋友。

Remy.Lebeau。

那时Peter刚完成在布鲁日的任务,混进了前来观光游览的旅客人群中,他的面相足够具有欺骗性,看起来就像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大学生。

他并不信教,他自己也忘了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一个人静默的在圣母教堂里坐了一个下午,直至外头塔楼的钟声再次敲响。(他那双胞胎姐姐要是知道他能这样的安静一个下午,兴许泡泡糖能吓得粘在嘴上。)

他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食指上有一块开裂,兴许是被枪磕的,血迹已经干涸,留下着斑驳的棕红色印记。

这时快门响起的声音成功的惊扰了他,Peter转过头去,一只手反射性的伸进自己的外套内侧,摸上了熟悉的枪把。

又一阵快门声响起。

与他相隔一排的后方坐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半长的头发扎了个小辫,胡子拉碴勾着嘴角,眉眼里尽是风流。Peter记得那个人的眼睛特别好看,浓黑睫毛下是灰绿带着琥珀色的虹膜,阳光下流光溢彩,像某种兽类的眼瞳。

男人主动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打扰你了,男孩。或许我应该叫你作一位缪斯,你看上去真像一个天使。很遗憾我今天应该带胶片相机出来的。”

Peter对这轻浮的夸奖嗤之以鼻,但是男人手指灵活按动几下调出的照片改变了他的想法。

Peter心想这真的不是他自恋的锅,祷告席上男孩低垂着头,看起来温顺极了,阳光照亮了他的半边身子,银色的发丝染成了白金,蓬乱的发丝沾着空气中发白的灰尘,过曝模糊了他的身形,模糊了窗边石像的翅膀,男孩看起来随时都要消失在光里。

“呃……这看上去真的很好。你真应该给什么杂志投稿。当然,这张就算了。”

Peter小心翼翼的斟酌了一下措辞,男人的照片像世界的假象,看上去比真实美好许多。

“我不会投的,真正的好东西我还没有大方到随便与别人分享。对了,你有兴趣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吗?”男人伸出了手,“Remy·Lebeau。”

这便是他们的相遇了。


全文点我。


....送给我的妹—— @Ramon 点的厨房PLAY,唉,结果被我瞎几把放飞,写成这样....

标题来源于thieves and kings那个歌。没别的意思。歌很好听,一直在听,推荐。

我认为我努力没有虐了,还是挺甜的吧。很OOC是真的,想写不太一样的Peter。人为什么,写个PWP,还要强带个剧情呢。对不起老万,好像又反派了。你们要是觉得很难看,麻烦上屁股仇杀我。

嗯,山猫就是猞猁啊,又帅又可爱的。


评论(14)
热度(325)
©极寒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